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网络美文
年啊,年
//story.dbw.cn  2018年02月13日 10:39:17

  生命的长度,是时间的累积、时间的支出。时间,如同流水,不分昼夜。树有年龄,那年轮是一年一圈围上去的;人有年龄,是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加上去的。

  少年盼年

  尽管年耗去了青春往日,人还是期盼着年。

  年,似乎永远是属于小孩子的。蹦蹦跳跳,快快乐乐,孩子的活力同年的节奏是紧紧联在一起的。

  我的儿童少年时代是在辽河边的乡下度过的。那里,我们盼年盼得很呢。一过腊八,心里像揣着一盆火一样,热烈而躁动。家里的月份牌虽然被一天一天的扯去,已经剩的有数的几张了,可是,我还嫌扯得慢,这是盼年心切呢!年一来,大人会松开手给几个零花钱,于是,买那红绿交辉的糖球儿,“三国”“西游”头像的啪啷,一摔就响的拉炮儿,还有粘有“富富有鱼”字样的小灯笼。顶顶要紧的是不必看书写字做作业,可以放开去玩。去雪里滚,去场院里遛鸟儿,席上玩嘎拉哈,几个玩伴东家跑跑,西家串串,拿出自个儿的“干货”大家比试比试,真是开心得很。至于吃顿饺子么,也是好的。

  乡下的年,差不多是让村外的人搅热的。腊八之后,挑着担子、摇着拨浪鼓的货郞便走村串巷,五颜六色、新奇古怪的玩意儿,逗得一帮孩子跟着他们屁股后转,时不时地回家“偷”两个鸡蛋出来,换他点儿小鞭小炮或者小花布。最是熬糖人的来村,那担子一放下,我们早就围了上去。担子一头是热锅,一头是糖料。那人戴顶小黑帽,上面还有个红球,很像阔老爷。只见他把那糖熬成了稀,过一会儿,拉那糖稀成条条,把一头扯掉,一头叨在嘴里,两手则捏来捏去,便成了“金鸡独立”或猫儿、狗儿的。我们手里的那几个零花钱便乖乖地递了上去……

  儿童少年对年是舍不得让它走的,那时,真希望有绳索把它拴住呢。大人见我们这些孩子年过得总是不够,也总是说,还有来年么!

  壮年盼年

  事业不定有成,取妻生子倒是人到中年的事儿。这时对年,虽然不像儿时那么纠结,却也盼它到来,为的是当老子的给孩子们一些快乐。年在即,我们也忙活,准备吃的、穿的,让孩子们有个幸福感。生活条件好了,全不像自己儿童少年时代那么手头空乏,这时,也愿意给孩子好好打点一下,也想给家里添点彩。于是,孩子上学用的纸和笔、本子,一定是换新的,衣服么,也多少让它时兴一些。其时,正值“四大件”时期,电视机、缝纫机、手表、自行车,一次全包是没有那财力的。平时没舍得买,钱却一点一点地积攒了。如今,年来了,就花上一把,今年给孩子买辆自行车骑骑,明年再给他(她)买块手表戴戴。家里么,掏空家底搬台电视机,让全家人大年三十看春节晚会热闹热闹。

  我们壮年的年,还是属于孩子的。他们家里待不住,同学间你来我往,聚在一起,就书本搞“泰山论剑”,还对国家级大学议来论去,他们这时的梦,是在那一年进入大学殿堂。

  老年盼年

  七老八十,如今的我们,很珍惜时光,毕竟处于“夕阳红”时节了。仍是盼年的,盼什么,盼阖家团圆,老少齐聚。“父母在不远游”早已成了陈迹,走南闯北留下的是子孙的行踪。过年,挥不去的乡愁,让孩子们候鸟一般地飞回“家”这个老巢。老了,珍惜时光,更珍惜这团聚的日子。像孩童时代不愿年离去时一样,如今也不愿意孩子们再离开,虽然还有来年……

  我们的老年,还是属于孩子的。子辈的,大包小裹的孝敬我们,不停地劝吃劝穿,不住地叮嘱“保重身体”;孙辈的膝前绕来绕去,间或把脸蛋贴上如麻的老脸,拿上“压岁钱”去爸妈面前显摆。还会在圆桌上为爷爷奶奶、姥爷姥姥敬酒夹菜,嘴里还是经年历月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年啊,年,说不完道不尽的情话,还有那梦和企盼!

作者:冯忠山  来源:林城晚报  编辑:李春红
严格遵守保密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涉密信息。
伊春新闻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4583608537  举报邮箱:baitiebin@163.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黑B2-20080973-1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717号
版权所有: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主办    yichun.db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