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散文欣赏
爷爷1990
http://story.dbw.cn  2017年06月19日 15:42:27

  记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有的记忆只残存几秒钟,有的记忆却能徘徊在脑海中一世。它带来欣喜、缅怀,以及抓不住过去的痛哭流涕。

  

  我的家乡是一座边陲小城,四面环山,终年被浓郁的大自然的味道包围。这里的人们热衷于从连绵的群山中获取财富,这也是爷爷与我的初见。在1990年的某天,爷爷与奶奶上山采山野菜,在山脚下发现了襁褓里的我。

  

  我的家就在山上,出了门就能看到耸立在眼前数不清的高大松树,就连空气里都充满了森林的气息。我的童年很幸福,因为在我眼里爷爷是个无所不能的超人,爷爷会把木头削成帅气的木剑。我拿着它指挥着家里的土狗与森林里不知名的灌木作战,每次都是势均力敌,每次都是两败俱伤。灌木留下一地残枝断叶,而我手里也只剩下一截剑柄。每次我都装作凯旋的样子,带着玩得兴奋不已的土狗回家,爷爷看到剑柄,又会在第二天给我一把新的木剑。

  

  冬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因为可以和爷爷上山去捡柴禾,爷爷把捡来的柴禾捆成一大捆,我坐在上面,爷爷在前面拉着,顺着山路向家一路滑行。到家之后爷爷把火炉烧得旺旺的,他化身为欧冶子,拿着铁锤捶打着烧红的钢筋,叮叮当当。他会把木板与钢筋结合成一个很漂亮的小爬犁,每天我都会带着小爬犁去山里玩耍,然后满身是雪的归家。

  

  如今爷爷已经离开我4个年头了,每个午夜轮回,每次辗转反侧我都会想起他。想念他的木剑、爬犁,想念他的气息,想念他的一句“如生啊,爷爷现在生病拿不动了,你去接奶奶回来吧!”这是爷爷在住院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爷爷去世了,肺癌晚期,他离世前半个小时我还在他身边,看着他痛苦的翻身,艰难的喘息。那个时候他已经不能言语,整个人就剩下皮和骨头。我以为他还能陪伴我很久,我以为他不会离开我,我以为他会健康的好起来,给我重新削帅气的木剑,我以为他还会叮叮当当的给我做一个小爬犁,我以为的都是我以为。

  

  或许在某个永恒梦境,我重新轮回到1990年,爷爷与我相遇的瞬间,我会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在心底里告诉他,我很爱他。

   

作者:张家启  来源:  编辑:李春红
网际联盟   新闻网站:   政府网站:    地方媒体: 
·伊春区 ·南岔区 ·五营区 ·金山屯区 ·带岭区 ·美溪区 ·西林区 ·友好区 ·上甘岭区 ·汤旺河区 ·乌伊岭区
·铁力市 ·嘉荫县 ·乌马河区 ·新青区 ·翠峦区 ·桃山林业局 ·朗乡林业局 ·铁力林业局 ·双丰林业局
哈尔滨 齐齐哈尔 牡丹江 大庆 鸡西 双鸭山 伊春 七台河 鹤岗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版权所有©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