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散文欣赏
怀念姥姥
//story.dbw.cn  2018年04月03日 14:39:32

  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想起姥姥,在祭奠姥姥的时候,会想起她在缺吃少穿的岁月里,将七个儿女养大成人的种种往事。姥姥踮着小脚,围着锅台转了一辈子。农村缺烧柴,做饭全用玉米秸,玉米秸不抗烧,抱进厨房一大抱才能将一顿饭做熟,并且烟气大,厨房里经常烟气缭绕。姥姥每做一顿饭都会被呛得直淌眼泪。她年复一年地在灶台前忙碌,岁月的烟火将她四十多岁时就熏染得白发苍苍,皱纹纵横。

  在我的记忆里,姥姥做了一辈子饭,最擅长做的饭食就是稀饭和薄饼,烙薄饼始于啥时无从考证,止于却是她九十岁高龄的前几天。姥姥烙的薄饼白面少玉米面多,由于粘性小,用擀面杖擀时极易破碎,放入铁锅烙时又得格外小心,既不能糊也不能断裂,烙这种薄饼逼迫她只好用手去锅中翻转移动,好在玉米秸火不太硬。我小时候去姥姥家,站在锅台边一边看姥姥擀饼烙饼,一边想:姥姥的手可真够厉害,竟然不怕烫。

  姥姥烙的薄饼可干吃,但最佳的吃法是效仿煎饼卷白菜大葱和大酱吃,这些农村随处可见的蔬菜虽不起眼,但用这种薄饼一卷,味道还真不错,连炒菜都省了。夏天,姥姥做饭极准时,往往是舅舅们从地里劳作收工一进屋,热腾腾的稀饭和一摞薄饼就端上桌了。春夏房前菜园里的蔬菜多,姥姥总是洗一大盆菠菜、小白菜、生菜等,里面还掺些婆婆丁和苦麻菜。

  姥姥去世后很多年,家家的生活水平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大鱼大肉吃腻了,我们便到饼店去换口味。可那里薄薄的筋饼只有少许,卷饼的配料却装了好大一盘。总觉得不如姥姥烙的那种薄饼有味道,只是那种味道离我愈来愈远了。人有时也贱,好东西吃多了,反倒想念起久违的故乡纯朴简单的味道了。有次和父母谈到啥好吃,我竟莫名其妙地说我姥烙的薄饼好吃。

  年迈的母亲见我如此说,叹口气道:那年月,不喝稀饭吃薄饼吃啥呀?人口多,缺粮少油的,用薄饼卷菜还不是为了省粮吗?母亲的话让我沉思良久,我想,姥姥烙了一辈子的薄饼,倾注了她多少过穷日子精打细算的心血啊!

作者:王贵宏  来源:伊春日报  编辑:李春红
严格遵守保密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涉密信息。
伊春新闻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4583608537  举报邮箱:baitiebin@163.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黑B2-20080973-1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717号
版权所有: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主办    yichun.db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