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散文欣赏
难忘那一抹蓝
//story.dbw.cn  2018年01月16日 08:45:20

  小时侯家里养了好多花草,能记得住名子的无非是当年流行的,灯笼,月季,白菊,蝴蝶梅,粉绣球等等,当然花期不同,花色不一,所以除了门前的小菜园,我家的窗台就是最有生机之处了,一年四季,绿意浓浓,花色竞艳……

  时过境迁,那一排排罗列的花盆,一朵朵竞相开放的精灵,就像荡漾在岁月海洋里的涟漪,渐渐扩大,渐渐模糊,渐行渐远了……唯独在窗台一隅,落日余晖下,那一抹幽蓝,那一钵空灵,那一瓣寂寞,让我今天都难以释怀。那是在当时一种叫不上名子的花,不知什么时候被母亲移回家中,用一只破旧的搪瓷盆盛着,静静地躲在窗台的一角。不知她是怎么长大的,只记得叶子很细窄,像极了韭菜,长到一尺高的时候,很自然地向四周垂下,像少女绿色的莲篷短裙,中间则冒出一枝略显粗状的花茎,并长出芽胞,而后悄悄绽开一朵幽蓝的小花,像百荷花的形状,只是比百荷要娇小很多。就这样,每个月都默默的绽放一朵,密绿的叶子低垂着,更衬托中间那朵幽蓝,落寞又显些倔强,我暂且叫它兰花。这在当时,没什么特别,好像蜜蜂都不多青睐一下,想必是不红不粉的,不够惹火吧,我当然也是任其开放,任其衰落,绝不多浇一点水或是多施一把肥,以至都不多看一眼。

  不知从何时起,我竟然很想念它。当看到眼下这些奇花异草时,脑海里时常出现这样的画面,夕阳落日下,火红的灯笼,水粉的月季,洁白的菊花,都披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边儿,华丽张扬,唯有窗台一角破旧的搪瓷盆儿里,密密匝匝的叶子守护着中间那一朵唯一娇小的花朵,安静的蓝,淡泊的绿,不仰不垂,不声不响,只是每月如期而至,并且只是一枝,一朵……在众多缤纷的花色中或许显得很单调,在余辉的冗长里更显落寞,可今天想起,它咋就那么美!美的干净,美的透彻,美的空灵,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渲染不到它的灵性,身居乱室,犹如在空谷清泉边,清雅,高洁,不糜不馁,虽属草本,可不显浅薄,蓝而不黛,娇而不脆,默默吐纳芬芳,花瓣不多,可片片真挚饱满……小小的兰花,低垂的叶子,破旧的搪瓷盆,以及当年的窗台,已然构成我温馨的回忆,就像想到当年最喜欢的花手绢,及当年最亲近的儿时玩伴…… 远了,一切走远,近了,又在咫尺之间,只是搬换了位置,由童年的小院窗台,搬进了心隅,脑海……再看兰花是在今天,家乡固有的一片湿地,每当这个月份就自然盛开,一丛丛,一簇簇,以至形成了此处别致的一道景观。一样的叶子,一样的幽蓝,只是蓝天碧水下,更显生机盎然。我如获至宝,世界上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失而复得,我有种重生的冲动,我的兰花没有离开过,只是以一种我不经意的方式继续的存在着,并悄悄地蜕变繁衍,它只是长大了,更茁壮顽强了,以至从温室移到旷野里,不再孤单娇羞,不在夕阳里落寞,而是向着阳光召唤起雨露,它强大了!感谢自然,感谢生命,感谢这一株小小的兰花,让我觉得,青春并没走远!俯下身仔细看着她曾经的模样,仍是我难忘的那一抹幽蓝,低声倾诉我们的相思之情,我的童年,我儿时的伙伴,以至我的青春好似在这抺幽蓝的感召下,又火般地重新点燃了!

作者:杨冬阳  来源:伊春日报  编辑:李春红
严格遵守保密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涉密信息。
伊春新闻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4583608537  举报邮箱:baitiebin@163.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黑B2-20080973-1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717号
版权所有: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主办    yichun.db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