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网络美文
沉重的母爱
//story.dbw.cn  2018年01月16日 08:35:11

  我从来不喜欢母亲,因为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母亲给予我的爱实在太少太少。

  幼年的时候,父兄常年在外工作,家里只有我和母亲。农村的夜晚,无尽的黑暗和空寂,一声野猫的叫声会吓得我魂飞魄散,老鼠窸窸窣窣亦会偶尔碰着我,胆小的我常惊恐地爬到母亲的被窝里,乞求庇护。母亲总是厉声呵斥我回自己的被窝,我哭着执意不肯,母亲竟抱了被子到另一个床上去睡。我常常在恐惧的绝望中睡着,眼里挂着泪。若干年后,我也做了妈妈,孩子怕孤单,夜半常常钻进我的被窝,我都拥紧那个小人儿,闪念之中,想起自己的童年,无奈地伤感。

  中学时代,我迷恋文学,中考不是很出色。一日家里来了父亲的同事,母亲对人说我如何笨、不聪明等等,那人很惊讶:“听她爸爸说你家丫头很聪明啊,写得一手好文章。”我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落,年少的轻狂和自尊让我无法接受母亲功利的评价,泪流满面。原来,在母亲眼里,我是个笨孩子。

  从此,我不再听母亲的话,为什么要顺从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读的书愈多,口才愈锋利,和母亲争执起来寸步不让。看着母亲气愤的窘态,我感到快意。不是说我笨吗?那就领教一下笨丫头的厉害吧。

  每次和母亲争吵过后,我都以绝食来划清彼此的界限,不吃母亲做的饭。我以为折磨自己会让母亲心疼、妥协,但我从没赢过,每次去房间唤我吃饭的都是父亲。父亲一次出差一周,回来后发现我已饿了4天,晕倒在地。父亲心痛地骂我为什么这么倔?而母亲依然不理不睬,我认定母亲是不爱我的了。

  大学毕业,我最终没有留在异乡,而是回到了家乡,因为父亲的坚持,他希望女儿幸福与否在目力所及之中。结婚那天,没有感人的母女哭嫁。哭嫁是家乡的风俗,新娘与母亲依依惜别。我没有惜别的泪,且很快意地离开了家。我只留恋父亲,母亲让我压抑和绝望。

  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奶奶说起过去的事情。父亲年轻时才华横溢,和女友相恋至深,却被爷爷棒打鸳鸯,奉媒妁之命娶了母亲。婚后,和母亲感情冷淡。我出世后,已有两个儿子的父母为儿女双全的圆满生活欣喜,感情日渐深厚。可是几年以后,所有见过父亲女友的人,包括母亲,都惊讶地发现我那眉眼神态竟极像父亲的女友。这简直不可思议!父亲为这神奇的相似倍加宠爱我,以为是上天对失去爱情的补偿。随着父亲对我宠爱弥深,心理失落的母亲开始疏离我。

  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原谅母亲的种种,母亲的冷漠一直是我心底的痛。而事实背后的谜底却轻而易举融化了我心头的坚冰,我突然觉得母亲很可怜——表面上她是强势性格,其实却是一个在婚姻中备受冷落和挣扎的女人。

  回望生命的长空,我释然一笑。虽然母亲没有给我温柔的爱,却在不经意间培养了我独立、自强的性格,因为无法向母亲撒娇,许多事情我必须独自担当和面对。为了不让孩子经历我的苦,我一直努力经营婚姻,做个尽职温柔的妻子、母亲。因为缺少母爱,我倍加珍惜生活中的爱,还有,母亲给了我最好的礼物——生命。

作者: 阿珠  来源:林城晚报  编辑:李春红
严格遵守保密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涉密信息。
伊春新闻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4583608537  举报邮箱:baitiebin@163.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黑B2-20080973-1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717号
版权所有: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主办    yichun.db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