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散文欣赏
北方的雪
//story.dbw.cn  2017年12月12日 09:00:35

  在北方,下雪之际,最先飞临脑际的总是岑参的那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句,而一场鹅毛大雪后,你向远方的山峦望去,又会自然地想起伟人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中描绘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画面。在孩子们的眼中,这雪后的景色更是新奇,他们用脚趟来踩去,用手去触摸,那覆盖一切的皑皑白雪在他们的心里,幻化成一处又一处的神奇。

  北方的雪,从来就没有小过,因此,无论雪下得早或晚,那一场场大雪迟早会来。似乎只有纷纷扬扬厚厚实实雪的覆盖,山川河流才有了粗犷自然的韵味,才会觉得这才是真正北方原有的样子。

  南方的雪太过矫揉造作,即使偶有大雪,也有抄袭北方之痕,雪过天晴,被天空的暖风一呵,便又软塌塌地溶了,让人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这不禁让人想起鲁迅先生那句颇有寓义的“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的话。于是有情调的南方人不甘心,闲暇的便不顾路途之遥,揣满渴望来北方看雪,以了却思念向往或猎奇之心。

  雪后,最迷人的要数滑雪,滑雪是北方专利,天然的一切要比人工好许多。滑雪场尽管危机暗藏,但永远青睐勇敢者,几番实践,少有人不会恋爱上这种让人敬畏的运动。滑雪的渐次娴熟,会让滑者上瘾,令观者心生钦慕,想象他们都生了隐形的翅膀,那溅起的雪尘如浪似云,在身畔飘来荡去,好不潇洒俊逸。

  北方的雪颇像赶集,往往一拨接一拨,房屋都成了清一色的白蘑菇;豆地里寻觅豆秸的黄牛灰羊都被雪涂抹得没了原本的底色;河套匍匐在山的脚下,睡得恬静安然;羽绒服裘皮装花样翻新地在大街上流淌;火锅店热闹非凡,它迎来了四季最火的时节……

  北方的雪,塑造的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童话般的世界,孩子们尤其喜欢,他们不愧是清晨的朝阳,丝毫不把大雪天的寒冷当回事儿,该跑的跑,该玩的玩,一会儿也不愿待在室内,也许是在教室里坐得太久的缘故,所以下课铃一响,就蜂拥到室外,打雪仗堆雪人踢足球,渴了竟吃起了连凉气都冻住了的冰淇淋和雪糕或者冻得邦邦硬的冰糖葫芦,这对大人来说,只有羡慕和感叹的份。

  北方的雪,是美好的,纯净而厚重,守着红红的炉火,听着窗外轻微的落雪声,我情不自禁地吟起元稹的诗: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罗万朵云。

作者:王贵宏  来源:伊春日报  编辑:李春红
严格遵守保密法律法规,严禁在互联网发布涉密信息。
伊春新闻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  举报电话:04583608537  举报邮箱:baitiebin@163.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者证件号:黑B2-20080973-1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231200600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717号
版权所有: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主办    yichun.db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