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散文欣赏
儿时的记忆
http://story.dbw.cn  2017年09月05日 10:55:10

  我的小学生活是我最愉快的一段时光。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无忧无虑,真正的无忧无虑。

  首先,没有课外学习负担。那时,小学初小部分实行二部制,一至四年级只上半天课。即便如此,老师留的校外作业也是少之又少,脑子快的半个小时准能答完,脑子慢的一个小时也完成了。和现在的孩子比,我们那时幸福多了。虽然玩的东西土得掉渣,没有现在孩子玩的洋气,但玩到吃饭了或天黑下来了,没有厌倦的,直到被家长叫回去才散伙。

  那时,学校从不组织需要学生花钱的活动,除了包场看电影外(收半费)。大型一点的活动就是每年都要组织高年级的学生上山捡枝丫柴。那昝,冬季取暖不像现在集中供热,也没有土暖气,每个教室都支一个大油桶改的铁炉子,煤炭是学生轮流从家里拿,引火柴就组织学生到山上捡。不能上山的,就从家里拿劈碎的柴火。烧火是值日生的事,有班主任老师在场指导。

  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发生一件既惊心动魄又啼笑皆非的事。那时的煤炭质量很差,不容易引燃,得拼命用本夹子煽火,直冒浓烟,呛死人了,常被弄得灰头土脸。班主任邵老师不知听谁说皮带油引火好,橡胶厂院子里有的是。橡胶厂离学校不远,邵老师让我们去“拿”点儿回来。橡胶厂院子四敞八开,下班后只留一个人看护,又窝在屋子里烤火不出来,“拿”皮带油如探囊取物。皮带油堆积如山,我们每天只“拿”一点儿,不显山不露水,一个冬天愣是没被发现。皮带油的确好烧,但是燃烧时的气味刺鼻辣眼睛,要开门放一会儿才能待人。一个冬季过去,教室里热乎乎的,靠近火炉的人烤得简直受不了。

  有一天,令人胆战心惊的事发生了。我开门放气味时,听到“扑”的一声响,顺着声音抬头一看,烟囱蹿出很大的火苗,吓得我们大呼小叫,一个胆大的同学找来梯子要上房灭火。邵老师倒很镇定,不让我们登梯子上房,说危险,不小心,会掉下来的。这时,三班班主任赵老师闻讯过来,爬上梯子就上了房顶。我们在下面运水、递水,赵老师接过水,却无法把水倒进烟囱里。忙活了好一阵子,火却无声无息地熄灭了。原来,烟囱里挂的烟油烧净了,火自然就灭了,结果是一场虚惊。

  从五年级开始,不再实行二部制,为小升初考试做准备,邵老师继续做我们的班主任。他教书十分认真,学识渊博,字写得漂亮极了。他好像不喜欢简体字,写板书时几乎全用繁体字,但会标出对应的简体字。现在我读古籍,除了生僻的繁体字外,常用的繁体字我都认得,就得益于那时。那时,学校经常组织观摩课,听邵老师课时,他从不使用繁体字。

  邵老师家在外地,他住在学校宿舍。我们有一种他是单身一人的感觉,因为几乎天天能看到他,星期天也不例外,星期六下午放学时,他常吩咐差生星期天到校补课,不收一分钱。不仅如此,他还拿出自己的饼干给补课的学生吃。有一次,我无故旷课去捉蝲蛄卖,换钱买冰棍儿,让弟弟不要告诉妈妈,老师问就说我病了。没想到当天晚上,邵老师家访来了。我的谎话露馅儿了,妈妈让我向邵老师保证不再逃学。邵老师批评了我几句,吩咐我明天到校把落下的课补上。现在的老师也在课余时间给学生补课,不过,补的却是“新课”,还收取高额“补课费”。如果杏林鼻祖孔夫子泉下有知,也会替他的不逊子孙感到汗颜,更会替祖国的花朵受到铜臭的毒化感到担忧。

  在紧张的备考复习中,邵老师很注意劳逸结合,组织学生自带吃的喝的到附近的山上玩耍,很像现在的AA制。

  1964年,难忘的小学生活结束了。我和弟弟同时考上了全市重点中学——伊春市第一中学,开始了新的学涯。

作者:吕长吉  来源:林城晚报  编辑:李春红
网际联盟   新闻网站:   政府网站:    地方媒体: 
·伊春区 ·南岔区 ·五营区 ·金山屯区 ·带岭区 ·美溪区 ·西林区 ·友好区 ·上甘岭区 ·汤旺河区 ·乌伊岭区
·铁力市 ·嘉荫县 ·乌马河区 ·新青区 ·翠峦区 ·桃山林业局 ·朗乡林业局 ·铁力林业局 ·双丰林业局
哈尔滨 齐齐哈尔 牡丹江 大庆 鸡西 双鸭山 伊春 七台河 鹤岗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版权所有©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