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网络美文
那些火车上的光影时光
http://story.dbw.cn  2017年09月01日 11:06:55

  我是铁路运输系统的一名自由摄影人。早年毕业于铁路机车司机学校。参加工作后,曾在列车上做过检车员,对铁路有着特殊的感情。从事摄影工作后,我的镜头一直没有离开过铁路。随着创作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关注人们的旅途生活状态,十几年来,我北上漠河,南下广州,西奔格尔木,东至上海……乘坐列车上千次,行程十几万公里,拍摄近万张底片,留下了人生旅途的印记。

  生活就是这样,时间与空间在交织交错,在列车启动时,窗外还飘着鹅毛大雪,一觉醒来,又发现自己已融入江南春色。当我的镜头聚焦莘莘学子苦读时,身后还响着搓麻将的噪声,另一车厢里有小女孩望着车窗外默默地发呆。那么,迎面驶来的列车里又会发生什么呢?

  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在开往南宁的列车上,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满身汗泥,倚在车门头,站着就睡着了。我看着这小女孩足足有五六分钟,我不能给她帮助,心里十分难受和自责。就在快门释放的一瞬间,我的心被刺痛了,忆起了自己苦难的童年……

  很多人坐火车不习惯,睡不着觉,而我正相反。这些年总在外面跑,平均每年乘车上百次,也许已习惯了这种环境。一次,我睡在中铺,睡到半夜正香时,被下铺的一位老太太叫醒,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一问才知道,原来我的呼噜声太大了,影响了大家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老太太说,她一夜没合眼,我听了这话,心里这个不好意思,赶紧说:“对不起!”

  在列车上拍片,既要克服光照低、列车晃动的不利因素,又要排除列车工作人员的误解;既要忍受个别旅客的刁难,又要忍饥耐渴抗高温不怕疲劳。1995年盛夏,列车通过“火炉”武汉时,车厢里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旅客严重超员,人挨人,人挤人,寸步难行。热得我浑身是汗,头发跟水洗过一样,T恤衫全部湿透,必须到餐车要盐面冲水喝补充盐分。红色T恤衫干后结成一层白花花的盐碱,我真想留作纪念,由于随行衣服带得少,只好洗掉。那次因流汗过多,加上一路过度疲劳而虚脱晕过去了。

  1991年,一趟哈尔滨至上海的列车超员两倍多,座席底下、行李架上、厕所里、过道里挤满了人,我夹在人群里,挤也挤不过去,想出来也出不来,卡在中间一动不能动,趁列车来个紧急制动,好不容易才挤出人群。我要到另一节车厢去,只能下车走,可我还没走到那节车厢的车厢门时,车就开了。我赶紧跑两步,顺手抓住车门栏杆把手。列车在站内运行时速度还很低,身体还能保持垂直,等到出站后,车速快了,我的身体开始倾斜飘起来了。就在这关键时刻,车门“咔啦”一声打开了,列车员和几名旅客把我拽上车,我坐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苍白的脸上淌着虚汗,十多分钟站不起来。到现在我也记不清那是什么站,一想起这些,心里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很多人说我可以不上,乘下趟车走,我说不上不行!我的摄影包在车上,里面有镜头胶卷等好多用品。那是我摄影人生中刻骨铭心、最危险的经历。

  《火车上的中国人》是我用自己的感受写下了上世纪末中国铁路这段无法忘怀的历史。我很庆幸自己与铁路结缘,拍下了火车上的时代变迁,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铁路飞速发展的巨变。

作者: 王福春  来源:林城晚报  编辑:李春红
网际联盟   新闻网站:   政府网站:    地方媒体: 
·伊春区 ·南岔区 ·五营区 ·金山屯区 ·带岭区 ·美溪区 ·西林区 ·友好区 ·上甘岭区 ·汤旺河区 ·乌伊岭区
·铁力市 ·嘉荫县 ·乌马河区 ·新青区 ·翠峦区 ·桃山林业局 ·朗乡林业局 ·铁力林业局 ·双丰林业局
哈尔滨 齐齐哈尔 牡丹江 大庆 鸡西 双鸭山 伊春 七台河 鹤岗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版权所有©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