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伊春新闻网  >  林海涛声  >  散文欣赏
我的爷爷
http://story.dbw.cn  2017年08月28日 08:25:04

  每次回故乡都要去老房子转转,家早已不复存在,那就是我们和爷爷曾经的故居,现在已经变成了繁华的农贸市场。站在河堤大坝上,眺望远方北山风光依然如故,家乡的小河在缓缓的流淌。

  面对此情此景,爷爷那高大身影和他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出现在我的眼前,爷爷勤劳朴实,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睿智!爷爷喜欢穿一身青色衣裤,一双军绿色帆布鞋,身体略瘦,腰杆笔直。

  小时候经常听爸爸讲,父亲两岁时就没了母亲,是爷爷把父亲拉扯长大,又当爹,又当娘。父亲是独苗,为了不让父亲受委屈,爷爷拒绝了一切来提亲的人,终身再未娶。

  爷爷当过老师,喜欢读书,经常给我们讲故事,邻居家的小孩都非常喜欢听,其中有《五鼠闹东京》、《铁扇公主》、《哪吒闹海》、《西游记》、《三国演义》等。

  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物资匮乏,我们家孩子多,供应粮食有时不够吃。父亲工资低,母亲操持家务。爷爷每天起早贪黑,不知疲倦,为我们分担家庭的重担。春耕秋收,爷爷每天走几十里的山路,身背几十斤重的背筐釆摘好多山特产,蘑菇、木耳、山核桃、榛子、山葡萄和许多山药材等。

  爷爷在山上开荒种地,白菜、土豆、豆角、倭瓜、茄子,辣椒等。

  爷爷冬天打猎,换来钱填补家里。全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有时卖完山特产品,爷爷带我上小酒馆,要两个小菜,爷爷喝二两酒,我也改善一下伙食。因为那时候我身体比较弱,又很乖巧,所以全家人都很呵护我。

  每年春节,母亲会把平时积攒的豆油拿出来,爷爷扎着围裙,炸丸子、炸鱼、炸油条。我和姐姐、弟弟们高兴的围在锅台旁,爷爷微笑着,用筷子夹着丸子分给我们品尝。炸丸子、炸鱼、油条是那样的好吃!感觉那是我一生中吃的最好吃的东西。

  那年春天,播种季节,爷爷和往常一样把土豆种子种在地里。过了一段时间爷爷和哥哥去地里除草,走到地头,发现一颗土豆苗也没有,原来土豆种子被人扒走了。爷爷难过的瘫坐在地上,含着眼泪说:“天哪,今年冬天这家人该怎么过呀?”每当我想起那段往事,心里都是酸楚的。

  一次在回家路上,天色渐晚,爷爷背着装满山货的背筐走在铁路上,突然发现对面不远处,一只狼在舔着铁路上的粪便往前走,四目相对,爷爷急忙扔下背筐跑出火车道旁,捡起一根胳膊粗的棒子。这时狼瞪着血红的眼睛直盯着爷爷,张开嘴巴露出雪白的牙齿凶猛的直扑过来,爷爷急忙撤身用棒子扫向狼的前肢,只听一声惨叫,狼滚落在铁道旁,一瘸一拐的逃跑了,地上留下了滴滴血迹,发出惊人的嚎叫,它在呼换同伴。爷爷迅速收拾背筐离开铁道。一边奔跑,一边环视四周。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每当讲到这里,爷爷还心有余悸。

  有一年,寒冬腊月,北风呼啸,天上下着大雪,爷爷在山里打猎,追赶猎物时,不慎迷路了。天渐渐的黑了,家人也在焦急的等待,四处寻找,盼望爷爷能早点回来。爷爷在山坳里被困了一宿。在漫长的黑夜里,爷爷借着月光,踏着过膝盖的积雪,忍着饥饿,顶着刺骨的寒风艰难的摸索前行。爷爷硬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和勇敢的精神,几经曲折背着猎物终于回到了家中,那已是次日凌晨了。爷爷进屋就说:“我脚冻了,快去外边给我端盆雪来。”哥哥急忙上外边端来了一盆雪。大伙七手八脚地把爷爷的鞋给脱了下来,爸爸给爷爷的脚连搓带揉,过了一会爷爷的脚由白变红。全家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爷爷疲惫憔悴的脸颊和被冻得冰凉发紫的双手,全家人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每当我想起爷爷和蔼可亲的面容,对他老人家的怀念之情油然而生。

作者: 点亮  来源:林城晚报  编辑:李春红
网际联盟   新闻网站:   政府网站:    地方媒体: 
·伊春区 ·南岔区 ·五营区 ·金山屯区 ·带岭区 ·美溪区 ·西林区 ·友好区 ·上甘岭区 ·汤旺河区 ·乌伊岭区
·铁力市 ·嘉荫县 ·乌马河区 ·新青区 ·翠峦区 ·桃山林业局 ·朗乡林业局 ·铁力林业局 ·双丰林业局
哈尔滨 齐齐哈尔 牡丹江 大庆 鸡西 双鸭山 伊春 七台河 鹤岗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版权所有©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中共伊春市委宣传部 伊春日报社 主办